當前位置: 主頁 > 品牌資訊 >
 
軟件商齊遭立案調查 配資稽查現三"突破口"
來源:安徽省策劃協會品牌專業委員會    日期:2015-08-20 10:14    【字體:

  

導讀:多位業內人士透露,監管層對軟件供應商的監管措施升級為立案調查,或與不少于三項尚待認定的爭議有關。

  原標題:配資監管再升級:三家軟件商齊遭立案

  針對場外配資的監管還在發酵。

  8月18日晚,恒生電子、同花順紛紛公告稱,因涉嫌違反證券期貨方面法律法規遭到證監會的立案調查,業內人士多認為,此次調查與此前兩家公司涉嫌以提供證券交易系統的形式參與違法場外配資活動有關。

  除兩家上市公司被查外,有業內人士稱,另一家非上市的配資系統供應商——上海銘創軟件技術有限公司(下稱銘創軟件)也同時收到立案調查通知。

  不過,8月19日,記者多次致電銘創軟件總部試圖予以聯絡求證,但對方始終無人接聽,截至截稿,此消息未能得到證實。

  從7月份的入場核查到如今的立案調查,在業內人士看來,場外配資業務監管的升級背后,或與監管層在配資業務方面掌握的線索及發現的問題不無關聯。

  銘創或受牽連?

  與同花順、恒生電子不同,銘創軟件并非上市公司,并非證監會的常規監管對象,因此其是否遭到立案調查并沒有直接的公告信息。

  不過此次監管層對配資軟件商的調查升級,或對銘創軟件新三板掛牌規劃造成影響。

  記者了解到,銘創軟件已計劃提交新三板的掛牌申請,其擬掛牌方案中確定的主辦券商為齊魯證券。

  “銘創本來就是想上新三板的。”一位接近銘創軟件人士透露,“本來打算準備材料了,最新擬上報披露的會計截至日期是今年6月底。”

  根據規定,新三板的掛牌條件包括“公司治理機制健全且合法規范經營”,如果監管層對配資軟件商的調查進一步升級,銘創軟件顯然在其業務是否滿足合法合規的問題上增加了不確定性。

  值得一提的是,在三家系統供應商中,銘創軟件在配資活動方面的收入,占其整體收入中比例相對更高。

  “上半年銘創的配資做得快,因為系統是免費的,只賺成交量的傭金,這種機制本來就會鼓勵供應商做大配資交易量,HOMS不一樣的地方則是系統使用也要交年費的。”前述接近銘創軟件人士透露,“后來這就成了銘創的主打業務之一,它在這塊上的收入占比可能要占總體收入的50%以上。”

  7月中旬,監管層下發《關于清理整頓違法從事證券業務活動的意見》后,銘創軟件曾通過公開信表示將對其系統業務進行整頓,但其尚未對整頓結果進行披露。

  而據記者調查了解到,銘創軟件剛于上海市浦東新區張江高科處置辦一處辦公地點,占地層數約三層。而在配資活動受到打擊的7-8月份期間,銘創尚有規模不少于千萬元級的經營性現金流。

  值得一提的是,在資產管理系統供應行業中,有能力提供類似交易系統的軟件商并不止此次被立案調查的三家公司,例如金證股份等公司旗下系統也具有這一功能。

  不過,該類公司并未被此輪立案調查所波及,而有業內人士認為這與此類公司在該業務領域的市場競爭優勢不明顯有關。

  三原因或致監管升級

  事實上,監管層此前已對前述三家被查供應商進行過入場核查,而緣何升級為立案調查。業內人士認為,這或與監管層核查階段掌握的一些線索或證據有關。

  “調查和立案調查體現了調查的兩個程度,一般被立案調查的,往往是因為監管機構掌握了一些明確的線索和證據。”一位接近證監會的稽查人士表示。

  事實上,就在距今三周前的7月27日,證監會曾組織不少于10人以上稽查執法力量赴銘創軟件與同花順兩家軟件商進行線索核查。

  “當時證監會和地方證監系統都派了人,總共去了10多個吧,當時核查了兩天,周一進駐,然后周三才結束的。”一位接近地方證監稽查人士透露,但其坦言對當時監管層的核查內容與結果并不知情。

  多位業內人士透露,監管層對軟件供應商的監管措施升級為立案調查,或與不少于三項尚待認定的爭議有關。

  其一是軟件商在核查配合階段是否存在數據修改、少報、瞞報行為。

  “最早監管層查的時候都是軟件商主動報上去的,但中間這個數字是否存在修改、瞞報等問題,可能需要進一步調查了解。”前述系統設計人士表示,“因為一些軟件商的主要收入都靠配資的交易量提傭,不排除其利益驅使下改少、隱瞞規模的可能性。”

  此外,在線上配資徹底叫停后,針對線下募集的配資業務的調查也存在一定的難度。

  “在線上募資被叫停后,一些募集渠道轉移到線下:部分小的配資公司的收款賬戶甚至是自然人,這也可能間接導致了一些軟件商在提成收入上的不入賬。”前述系統設計人士坦言。

  其二是部分軟件商在與配資公司、證券公司的合作過程中,是否存在與配資業務相關的利益輸送及損害客戶利益的行為。

  “這里面有代理危機,因為配資客戶通過信托子賬戶進行交易,不直接和券商進行接觸,因此有些配資公司會同合作的營業部暗中抬高交易傭金來損害客戶利益,有的可能會高達1.5‰-1.8‰”,上海一家曾開展配資業務的私募基金合伙人告訴記者,“這一價格雖然不是上限,但也遠高于市場的主流水平,而且具有比較強的隱蔽性。”

  “另外一種情況則是一些軟件商為了讓券商多營銷或盡量提供便利,還可能會在成交規模的提傭中為營業部負責人‘返點’。”前述合伙人表示,“如果這些經濟往來被監管部門掌握,也將成為調查的突破口。”

  其三則是軟件商在該類系統的供應上,究竟屬于為配資活動提供便利,還是主動參與了配資業務的環節尚待認定。

  一種觀點認為,子賬戶、虛擬賬戶的運作下,配資軟件商按系統成交規模來提取傭金、確認收入的盈利模式正在使軟件商的角色向一家“無牌照的證券公司”變異。

  “在配資業務中,如果軟件商是中性的,那它的收入就不應該和成交量綁定,因為一旦提傭,它就有動機把規模做大。”前述合伙人坦言,“如果說配資公司做的是違規的信用中介業務,那么軟件商的提傭,加上子賬戶的存在,則使其成為了一家沒牌照的證券經紀商。”

  在該人士看來,前述根據配資成交額提取“軟件使用費”的違法性若被確認,則與之相關的傭金收入是否屬于違法所得并遭遇罰沒風險的不確定性也在暗升。

  不過,該類業務在部分軟件商中的收入占比也較為有限,例如同花順表示其已暫停的資產管理軟件銷售額占其業務收入比例不足0.5%,因此并不會對其產生重大影響。

  雖然如此,但同花順仍于8月19日晚發布了有關暫停上市風險的提示公告,不過該提示則與上市規則對創業板公司的特別要求有關。

  “創業板沒有ST,所以遇到被立案調查或者連續虧損就要公告提示暫停上市風險,原則上每5個交易日就要發布一次,直到這一風險消除。”上海一位準保代表示。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記者:李維

TAG:軟件商 立案調查 配資監管

來源:品牌中國網

上一篇:肯德基必勝客換CEO 否認因業績下滑換帥
下一篇:全球華人富豪榜首發 王健林超李嘉誠成首富

温州麻将天地胡 p62彩票开奖结果50期 极速赛车公式大全图解 四川金7乐走势图下载 江苏11选5玩法 体育彩票福建11选5 买卖股票的流程 青海体彩11远5开奖结果 排列3开奖结果排列5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前三组选 安徽体彩11选五走势图